巴中做网站
| | 保存桌面 | | 手机扫二维码

巴中做网站

做网站

欢迎:首页 » 网站

介绍
姑娘接手洋钿的刚候,他恰巧走过店堂门口。一听到姑娘丁丁当当查看银洋的声音,引起了他的注意,就此躲在边上默默记数。一昕,喔唷!五十块大洋,这下动了心。他认清门面,记住道路,两更敲过,他就翻进屋里来了。那个时候,姑娘先在房内做针线,等到接近二更天,总究一天辛苦下来、人也疲乏了,眼皮往下坠,年轻人说困就要困,她要紧把针线籐匾往台上一放,人横到床上,帐子拉一拉好,就此沉沉入睡,连灯也未吹灭。睡在自己家里,加之深院内房,心里踏实,因此睡得特别安稳,所以连贼骨头从屋面上来,跳到天井里的细微声响,她都没有发觉。等到这个贼人下来,先到张文祥门口一听,没有动静。再到旁边姑娘房门口,手推上去,真巧,没有上门。潜入房内,四面一寻,没有找到银洋。啊呀!这趟白跑丁,看来姑娘不会把银洋随便乱放,一定摆在个秘密地方。算了,快出去吧!因此悄悄出来,走了。但是刚刚外边,心里再仔细一想,白天清清楚楚看着姑娘拿了洋钿进屋里来的,怎么会没有呢?会不会放在枕头底下?刚才倒忘记到枕头底下去摸一下。越想心里越懊恼,因此三更过后,第二次翻进屋来,到姑娘房里。刚拿帐子掀起来,想伸手进去摸,想不到张文祥出来了,并且正好站在房门口。怎么办呢... [介绍]


快速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做网站
  • 电话:13222222222

文章